诉说、钟韵文学社报刊第四十期

耳朵的主人²º²⁴

2005-02-01

当灰白弥漫整个空间,无助的我抬头向天空求救,却发现天空的脸也变得苍白。
我是传说中的BoyFly,被自己封印的苍蝇男孩。
我清晰的记得你对我说过我是你心中永远的BoyFly,我低头哀伤的告诉你,折翅的我再也飞不起来。
不经意间泪水预示了未到的悲哀,失落在渐变,变成了阴暗处最为残忍的冷漠。
冷雨夜里,风很冷漠;雨很无情!寒风冷雨像冰一样毫不怜惜的冻结我的血脉,将寒冷逼至我的心房。
在校园的小径上徘徊,我感觉脚底石块的冰凉,它似乎在埋怨我脚步的孤独,我陷入对它的沉思。
每当我开始怜悯它时,它却无情的抢夺我的残余的温度。
空旷的角落像忧伤的森林,冷清的气息里层叠着落寞的伤感,春雨残酷!淅淅沥沥的浸湿我的眼眸……
远去的承诺,已不知所踪。
我依旧顽强的在无息中坚守,坚守我们一起的许诺。
我的心未曾改变,我认定的,我会不舍不弃的追求。
这便是我宿命的结局,坎坷路上的颠簸,我用我的勇气维持我的信念。
当我已无力改变结局,我将用我的一生去等待,用我脆弱的灵魂去守望我祈祷的美满。
假如有一天,我的心会在漫长的等待中,变成坚硬的化石,我相信它依旧会因为我的信念而美丽,再也不会显得那么无助,那么脆弱,我也不用再担心它会破碎。
我会把它交给你,你一定要记得把它贴近你的心房,因为化石中隐藏的情感将告诉你我亘古不变的心意。
背负太过沉重的忧郁,眉宇间残余的欢笑在冷漠中渐逝!
我的每一个呼吸都在告诉我:”虽然你还活着,但时光正在催促你默默老去。”
我一直在想,当我们真正的离去,留下的是谁的伤感……
———— 断翅的苍蝇
2005/02/01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-->